Mrs Tang, Please Dance For Me Again

from by White Elephant

supported by
/

lyrics

晚饭后,唐老太来到楼下的小花园。
音乐已经响起,唐老太很快加入舞蹈的队伍,熟练地操作着自己的身体。每
晚一舞,是唐老太生活当中唯一的乐趣。
王琴离婚后,凭着几分姿色,周旋在几个已婚老总之间。一开始,她有种报复的快感,时间一长,怒火冷却,只剩下一堆灰烬。老总们也不约而同地厌倦起来。今晚她本来有约,已经把自己搬到了酒店的浴缸里,可男人临阵抽身,她只好胡乱擦了几把,湿乎乎地打车回来。

一进小区,王琴就被音乐声包裹起来。音乐整齐而喜庆,裹着她进单元门,一身臭汗地爬到六楼,像一个人绵绵不绝地向她倾诉这日子的美好。
王琴脱掉衣服,镜子里的这个女人头发蓬乱,面色潮红,腋下潮湿。是的,这具身体上还残存着几分光彩,可以吸引一些人逗留。但这毕竟是一具使用了40年的身体,与更多刚上市的新鲜身体相比,它已经过于陈旧。可以想象,再过几年,她就会被一些人称作“老女人”,被小区里的儿童们尊称为“奶奶”。一名没有丈夫和子女,独守空居的老女人,是否还有资格被称作“奶奶”?
王琴突然觉得,这蓬乱,这潮红,这潮湿,连同窗外那喜庆的音乐,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讽刺,它们正联手述说着她空洞蹉跎的一生。
王琴关上窗户,但它们仍不依不饶地说着,像是要把话一句一句说到她心里去。
王琴扛不住了,她看见自己随便套了件裙子,冲到楼下,穿过舞动的人群,关掉音响,这才长长叹了一口气。

唐老太抬腿的动作刚做到一半,音乐一停,她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其他妇女也好不到哪儿去,她们失魂落魄地彼此交换着眼色。
一名穿健美裤的妇女率先反应过来,向王琴冲了过去。两人互相比划了几下,音量也越来越大。突然,健美裤一把抓住王琴的头发,王琴也几乎同时一把抓住健美裤的头发。二人歪着头,僵持了几秒钟,然后同时出手。在一系列词不达意的动作之后,她们终于搂抱着倒在了地上。
翻滚中,王琴一口咬住健美裤的耳朵,健美裤干嚎一声,试图推开王琴,但后者始终不肯住嘴。正在两人纠缠之际,唐老太突然出现,抓住王琴的裙子往上一撩。只听“啪啪啪”三声清脆的肉响,王琴张口抬头,抱住健美裤,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等这抖动平息之后,王琴从健美裤身上脱落下来,捂住脸哭了起来。

我让王琴抽了口烟,这才说:“我还记得那天有风,那些风就对着你披散的头发和蓝底白点的裙子吹,你知道吗?你的屁股是我见识过的最美的屁股。”
王琴哼哼了两声,往我怀里拱了拱:“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那个死老太可真厉害,她那几下,简直快把我的魂都打出来了。”
我说:“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没过几天,我奶奶就死了,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张床上。就在我以为她快要断气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凤凰传奇的歌声。我奶奶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好大,然后,永远地闭上了。”

credits

from Ruyi Lane, released January 13, 2020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ags

about

Maybe Mars 北京市, China

Recording our time. (2007 - now)

discography

contact / help

Contact Maybe Mars

Streaming and
Download help

Shipping and returns

Redeem code

Report this track o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