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mp Drug Residue

from by White Elephant

/

lyrics

不幸总是突如其来。
当那个老专家嘴里吐出“听天由命”四个字时,我费了很大劲儿才控制住自
己没把他盘旋在脑门上的几根头发给拔下来。与此同时,我也确实看到一大片命运形状的东西把我的妹妹笼罩在其中。
回家路上,我想起一个叫曹寇的人。在酒桌上,此人自称命理专家,专治各种疑难杂症。谈论了一会儿星座和《易经》后,他迅速喝醉。期间,他枯瘦的爪子一直在一个胖妞大腿上摩挲不止,像是在演算该女人必将坎坷的一生。
曹寇掰着手指又算了算,笔蘸朱砂,在一张黄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三个大字:倒药渣。具体是,把为病人煎药以后剩余的药渣倒在行人必经之地,一旦有人踩到,疾病就会立刻抛弃病人,追随踩药之人而去。
药渣已备好,我来到楼下的小花园。每天早晚,都有一群老头老太在这里舞刀弄剑或是载歌载舞,我希望他们能大发善心,救救我妹妹。我的想法是,他们人多脚杂,每人踩一脚,很快我的妹妹就可以恢复健康。而且,他们都那么中气十足红光满面蹦来跳去的,所谓病魔搞不好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请相信,我不是一个坏人。
我爱我的妹妹。我们自小相依为命,互相给对方当爹妈和兄弟姐妹,发育以后,也给对方当男女朋友。没有她,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活下去。
我把药渣分为几堆,分别放在小花园的出入口,以及大爷大妈们跳舞的舞台。布置好这一切以后,天已经快要亮了,我已经听到了大爷大妈们轻盈的脚步声,我希望他们能够再快点。现在是春天,四周草木葱郁,呈疯长之势。不出意外,我的妹妹也正在病床上静静等待发芽。

credits

from Ruyi Lane, released January 13, 2020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ags

about

Maybe Mars 北京市, China

Recording our time. (2007 - now)

discography

contact / help

Contact Maybe Mars

Streaming and
Download help

Shipping and returns

Redeem code

Report this track o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