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yi Lane

by White Elephant

/
1.
2.
02:15
3.
03:29
4.
5.
6.
7.
8.
9.
10.
11.
04:02
12.
03:31

credits

released January 13, 2020

制作:李平,白象
编曲:白象
词:卡列宁

吉他:王非
贝司:于迪文
小提琴:解宁
合成器:于迪文
鼓:李文
打击乐:李文,李平
MIDI编写:卡列宁
念白:卡列宁
特邀主持:杨侃
和声:李文、王非、于迪文

录音:李平,于迪文(《倒药渣》)
混音:李平,王非(《倒药渣》)
母带:Garrett Haines
设计:林芥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ags

about

Maybe Mars 北京市, China

Recording our time. (2007 - now)

discography

contact / help

Contact Maybe Mars

Streaming and
Download help

Redeem code

Track Name: Testimony
然后,她打开门,跑出去,消失在走廊尽头。
我听见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紧接着,一个男人出现,快步走过来。
他还是那样,横冲直撞的,像个孩子。
我回到房间,关上门,想锁,但没有锁。我关上灯,床就恢复了白色。我刚想整理一下床单,就听到嘭地一声,门被撞开了。
我把我们的事告诉他老婆以后,他也是这样冲过来,在我面前大吵大闹。想到这儿,我不禁笑了,然后,你知道的,心里又是一阵刺痛。
他终于冲了进来,我也迎上去一把抱住他,这是多么新鲜而又陈旧的拥抱。
他在我的怀里扭动不已,到后来,居然试图去拔刀。我太了解他了,就抢先一步拔了出来。然后,这把刀突然就插了进去......
他一紧,停止了扭动,一把抱住我。他抱得那么紧,那么用力,好像我是他这辈子最爱的人。我希望他能够抱得更紧一点,就又来了一下。为了刺激他的热情,我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个动作,我觉得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
这是我送他的刀,上面刻着我们两个的名字,可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Track Name: The Stranger
我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女的,她长得真漂亮,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
为了把她记住,我就使劲儿盯着她看。没想到,她也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还对我笑了一个。我立刻羞愧地转过头去看窗外,街边上还是那些空洞的店铺:一个男的从其中一个洞里面走出来,对一个女的招了招手,那个女的就跟着他回到了洞里。
然后,我觉得我快要忘记她了,就又去看她。这一次她没有再看我,这样我就可以一直盯着她看。天越来越暗了,我觉得走近点会看得更清楚一点,就慢慢朝她挪了过去。她好像也察觉了我的意图,脸上开始出现惊讶的表情。她一惊讶,让她整个人更精彩了。真的,我从来没见过比她更精彩的女人。
突然间,车上灯光大作。我像从梦中惊醒一样,感到口干舌燥、浑身无力。然后,我发现,她正在向车门口移动。一股从未有过的绝望从我的尾椎骨升起,蔓延开来。我觉得,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她了。这么想着,我就向她冲过去,没想到,她大叫一声,从车的后门跳了下去。
外面很黑,我只能够听到她跑动的声音。一个漂亮的女人,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漆黑的夜里奔跑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放心不下,跟在后面追了过去。
她在前面越跑越快,我在后面跟着也越追越快,一大片一大片的黑暗从我们身边擦过,被我们甩在后面,更多的黑暗正在迎面而来。
Track Name: Fly In The Midnight
手机响的时候,我正在看一个女人直播。
王琴说,他出车了,你来吧。
我看了看屏幕里那个已经脱了一半的妇女,心里有点不舍,但还是穿上衣服来到街上。天很冷,但我感觉自己正在缓慢上升。
我和王琴平常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她家,一个是如家,我住的地方在两点之间。我打她的电话,没人接,见车正向着她家的方向,就告诉司机小区的名字。
司机说:“哎,真是巧,我也住这个小区。”
我说:“那不好吗?把我带到了你还可以回趟家。”
司机说:“刚出来,我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司机打开收音机,一个男人说:“我他妈的一天到晚在外面忙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她居然...”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着急,把你的情况慢慢告诉我们。”
“主持人我跟你讲,我早就知道有问题,以前她还在家里做个饭,现在他妈的天天在美团上点外卖...”
“这位先生,请你冷静一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那个送外卖的屌男的都送到我床上来了,我的床,我他妈双十一在淘宝上买的床...”
“刚才这位先生情绪有点激动,下面,让我们先来接听下一位听众朋友的电话。”

我不喜欢去王琴家里。
每次一激动,她就老公老公地乱叫,这让我觉得,我就是结婚照上那个笑容可掬的男人。
司机说:“朋友,这说这屌人活着还是没意思啊?”
我说:“哦?”
司机说:“你听刚那个屌男的,要苦钱,还要担心苦钱的时候老婆偷人...”
我说:“是没什么屌意思。”
司机说:“真是没屌意思,下这么大的屌雨,路上一个屌人也没有,跑一晚上也挣不了几个屌钱!”
我说:“那你可以回家啊。”
司机说:“朋友,你不要刺激我。”
我说:“你要么就回家,要么就继续开,别他妈跟我在这儿抱怨!”
司机不再说话。
男人说:“我把一切都给了她,车子、房子、钱,什么都是她的,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主持人,你讲哎!你讲哎!你讲哎!你讲哎!”

我们继续向王琴家开去。
Track Name: Mrs Tang, Please Dance For Me Again
晚饭后,唐老太来到楼下的小花园。
音乐已经响起,唐老太很快加入舞蹈的队伍,熟练地操作着自己的身体。每
晚一舞,是唐老太生活当中唯一的乐趣。
王琴离婚后,凭着几分姿色,周旋在几个已婚老总之间。一开始,她有种报复的快感,时间一长,怒火冷却,只剩下一堆灰烬。老总们也不约而同地厌倦起来。今晚她本来有约,已经把自己搬到了酒店的浴缸里,可男人临阵抽身,她只好胡乱擦了几把,湿乎乎地打车回来。

一进小区,王琴就被音乐声包裹起来。音乐整齐而喜庆,裹着她进单元门,一身臭汗地爬到六楼,像一个人绵绵不绝地向她倾诉这日子的美好。
王琴脱掉衣服,镜子里的这个女人头发蓬乱,面色潮红,腋下潮湿。是的,这具身体上还残存着几分光彩,可以吸引一些人逗留。但这毕竟是一具使用了40年的身体,与更多刚上市的新鲜身体相比,它已经过于陈旧。可以想象,再过几年,她就会被一些人称作“老女人”,被小区里的儿童们尊称为“奶奶”。一名没有丈夫和子女,独守空居的老女人,是否还有资格被称作“奶奶”?
王琴突然觉得,这蓬乱,这潮红,这潮湿,连同窗外那喜庆的音乐,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讽刺,它们正联手述说着她空洞蹉跎的一生。
王琴关上窗户,但它们仍不依不饶地说着,像是要把话一句一句说到她心里去。
王琴扛不住了,她看见自己随便套了件裙子,冲到楼下,穿过舞动的人群,关掉音响,这才长长叹了一口气。

唐老太抬腿的动作刚做到一半,音乐一停,她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其他妇女也好不到哪儿去,她们失魂落魄地彼此交换着眼色。
一名穿健美裤的妇女率先反应过来,向王琴冲了过去。两人互相比划了几下,音量也越来越大。突然,健美裤一把抓住王琴的头发,王琴也几乎同时一把抓住健美裤的头发。二人歪着头,僵持了几秒钟,然后同时出手。在一系列词不达意的动作之后,她们终于搂抱着倒在了地上。
翻滚中,王琴一口咬住健美裤的耳朵,健美裤干嚎一声,试图推开王琴,但后者始终不肯住嘴。正在两人纠缠之际,唐老太突然出现,抓住王琴的裙子往上一撩。只听“啪啪啪”三声清脆的肉响,王琴张口抬头,抱住健美裤,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等这抖动平息之后,王琴从健美裤身上脱落下来,捂住脸哭了起来。

我让王琴抽了口烟,这才说:“我还记得那天有风,那些风就对着你披散的头发和蓝底白点的裙子吹,你知道吗?你的屁股是我见识过的最美的屁股。”
王琴哼哼了两声,往我怀里拱了拱:“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那个死老太可真厉害,她那几下,简直快把我的魂都打出来了。”
我说:“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没过几天,我奶奶就死了,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张床上。就在我以为她快要断气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凤凰传奇的歌声。我奶奶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好大,然后,永远地闭上了。”
Track Name: The Seven-Day Rain
第七天一早,我刚一睁眼就听到王琴的声音:“你还爱我吗?”
她热烘烘的口气喷到我脖子上,很不舒服。
我皱了皱眉,嗯了一声。
她推了我一下:“我听不见!”
我只好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又复述了一遍。
王琴冷笑一声:“哼!那你爱我什么?”
我想了想,说:“我不知道。”
王琴又推了我一下:“你怎么会不知道?”
为了避免越来越密集的口臭,我只好点了一根烟,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知道。”
说这话的时候,我看了看外面,雨下得真大。看见这大雨的同时,我也听见了大雨打击在水面上的声音,我多么想出去看看。

王琴猛地坐起来,又倒下去,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然后,一脚把我踹了下去。
我趴在地面上,看见雨水正源源不绝地从门下面流进来,我心里“咯噔”一下,急忙站起身打开门冲了出去。
院子里果然积满了水。
走下台阶,水就漫到了我的膝盖,昨晚的几个空酒瓶在水面上漂着,绕着一块儿地方打转。我正出神,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推,摔倒在水里。那人接着扑过来,拼命把我往水里压。我为了出水,也抱住她使劲儿往水里摁。互相压制的过程中,我感觉雨正越下越大。

由于力量的悬殊,最终还是我把她压到了水里。
她不再扭动。
我站起身,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发现,水已经漫到了我的胸口。
她也浮了上来,一个苍白的女人,沉默着,慢慢向酒瓶漂过去。
我感到一阵眩晕,转过头就看到王琴,她正站在门口朝我挥手。
她不仅在挥手,而且还在朝我笑。
雨渐渐小了,她笑得真好看。
于是,我也挥手,也笑,我是多么爱她。
Track Name: Dump Drug Residue
不幸总是突如其来。
当那个老专家嘴里吐出“听天由命”四个字时,我费了很大劲儿才控制住自
己没把他盘旋在脑门上的几根头发给拔下来。与此同时,我也确实看到一大片命运形状的东西把我的妹妹笼罩在其中。
回家路上,我想起一个叫曹寇的人。在酒桌上,此人自称命理专家,专治各种疑难杂症。谈论了一会儿星座和《易经》后,他迅速喝醉。期间,他枯瘦的爪子一直在一个胖妞大腿上摩挲不止,像是在演算该女人必将坎坷的一生。
曹寇掰着手指又算了算,笔蘸朱砂,在一张黄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三个大字:倒药渣。具体是,把为病人煎药以后剩余的药渣倒在行人必经之地,一旦有人踩到,疾病就会立刻抛弃病人,追随踩药之人而去。
药渣已备好,我来到楼下的小花园。每天早晚,都有一群老头老太在这里舞刀弄剑或是载歌载舞,我希望他们能大发善心,救救我妹妹。我的想法是,他们人多脚杂,每人踩一脚,很快我的妹妹就可以恢复健康。而且,他们都那么中气十足红光满面蹦来跳去的,所谓病魔搞不好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请相信,我不是一个坏人。
我爱我的妹妹。我们自小相依为命,互相给对方当爹妈和兄弟姐妹,发育以后,也给对方当男女朋友。没有她,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活下去。
我把药渣分为几堆,分别放在小花园的出入口,以及大爷大妈们跳舞的舞台。布置好这一切以后,天已经快要亮了,我已经听到了大爷大妈们轻盈的脚步声,我希望他们能够再快点。现在是春天,四周草木葱郁,呈疯长之势。不出意外,我的妹妹也正在病床上静静等待发芽。
Track Name: It’s Getting Dark
天是一点一点黑的。
楼下那个卖菜的,卖出去一把菜,天就黑一点,卖完,就黑得差不多了。
今天,他旁边多了个女的。
平时我都点外卖,今天想自己做,就下楼去买她的菜,丝瓜、空心菜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真的挺漂亮,一双细长的眼睛,有股说不出的意思,不像个卖菜的。
我故意说没带钱,问她要微信,她用眼角瞟着我,笑了笑,加了。
上楼后,我来到窗边,开始给她发微信。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会儿,抬头找了一圈,看到我,又低下头去。
她微信的昵称是,草木芬芳。
做好饭,我又来到窗边,他们已经不见了,只在地上留了几片菜叶。我看看天,太阳已经落到了楼房后面,天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然后,起风了,我看见她从远处一扭一扭地走过来,使劲儿吸收着今天最后的光线。
她一进楼道,我就走到门口,贴着猫眼往外看。楼道里果然响起了滴滴哒哒的高跟鞋声,声音越近,我的心跳得就越厉害。
忽然,有人尖叫了一声,是个女的,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最后,一个男的在更远的地方骂了几句。我急忙跑到窗口一看,天已经完全黑了,与此同时,我清楚地听到了防盗门被敲响的声音。
Track Name: Ruyi Lane Blues
老杨把吉他靠墙放好,这才坐了下来。
他点了酸菜鱼,菊花脑,空心菜,又开了瓶酒,喝了起来。
我说:“妞呢?”
他说:“去看李志演出了。”
我说:“那你还叫我来?”
老杨冲我举了举杯,一仰头,一口干了。
结账的时候,一首晚会歌曲在柜台的电视里响起:今天是个好日子,明天还是好日子。我看着老板娘,说她和唱歌的人长得挺像。她笑了,老板也笑了,我觉得自己有点儿高了。

出了饭店,对面就是一排彩色的门面,我和老杨走进其中一间。
两个女的站起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我看看老杨,他眼睛一亮。
我指指老杨:“这是南京著名的摇滚歌手!”
又对老杨说:“今晚只有一位女嘉宾跟你走。”
女的笑了:“你会唱重金属吗?”
另一个女的说:“你会唱《飞得更高》吗?”
老杨说:“你们这里安全吗?”
重金属说:“放心,我们老板上面有人。”
我说:“多少?微信还是支付宝?”
大家都笑了。

老杨拎着吉他跟飞得更高到了后面。
我说:“里面闷,要不然咱们就在这里办?”
重金属说:“冇问题啊,关键是用户体验嘛!”
关上门,飞得更高已经飞过了地平线。
我说:“她声音挺大嘛。”
重金属说:“她爱看《我是歌手》,喜欢飚高音。”
我说:“那你呢?”
她笑了笑:“大家都叫我如意里好声音!”

这时,飞得更高已经穿过云雾,在她的前方是晴朗的夜空,脚下则是无数人的梦境。随着午夜的钟声,黄黑相间的大地上开出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飞行员老杨打开自动驾驶仪,点了根烟,开始演奏动人的乐曲。
重金属说:“这歌真好听,叫什么?”
我说:“通向天堂的阶梯。”
她说:“你相信有天堂吗?”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猛地一使劲儿。
于是,重金属尖叫一声,腾空而起。
Track Name: Chicken Soup And Selfie Will Come Down To Your Moments
李晓亮为遇难者的头七点了几根蜡烛
飞得更高说:成功者就是失败者的墓志铭
王琴呼吁:全天下的辣妈联合起来,杀光人贩子
喵星人说:暖男后藤君走好,祈福和平

王琴对李晓亮说:灾难让我们懂得生命的可贵
喵星人说:人贩子最坏,把人贩子都空投到东京去算逑
飞得更高说:永远坚持自己的梦想,万一实现了喃!
李晓亮评论道:对哦,有了梦想,眼前的苟且就无所球谓咯!

飞得更高说:马云咋个还不捐款喃?我们要抵制淘宝
李晓亮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点赞的朋友发大财
王琴发了张照片,女人要懂得疼爱自己
喵星人说:团购日本料理,去的报名

是的是的,后来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夜晚
我们享受了美酒和美食,还收获了朋友的点赞
这些事情对我们的生活并不能造成任何影响
做人呢,最紧要的就是嗨桑啦!

朋友我跟你讲,任何痛苦都会迅速被忘记,总有新的痛苦会出来取代它们
朋友我跟你讲,任何事情都会迅速被忘记,鸡汤和自拍将永远飘荡在朋友圈
朋友我跟你讲,任何痛苦都会迅速被忘记,总有新的痛苦会出来取代它们
朋友我跟你讲,任何事情都会迅速被忘记,鸡汤和自拍将永远飘荡在朋友朋友
朋友我跟你讲,任何痛苦都会迅速被忘记,总有新的痛苦会出来取代它们
朋友我跟你讲,任何事情都会迅速被忘记,鸡汤和自拍将永远飘荡在朋友朋友
Track Name: Chasing Game
躲猫猫,看好戏,先抓一号小潘西
躲在青春的小屋里,对着镜子做游戏
披着孤独当虎皮,顾影自怜娇滴滴
你最好藏得高明点,我们就要找到你

躲猫猫,看好戏,再抓二号老司机
躲在冷漠的器官里,摧眉折腰头点地
指着月亮当硬币,咕噜一口吞下去
你最好藏得新鲜点,我们就要找到你

如意里,老杆子,最后一个轮到你
躲在忧伤的腺体里,看着太阳落下去
夜长无梦空追忆,拳脚尽失晨光起
你最好藏得结实点,我们就要找到你
Track Name: Hole
只有痛可以止住痒
只有愤怒可以缓解痛
只有欲望可以遮蔽愤怒
只有死亡
才能解决
此起彼伏的欲望

青年走进时代
老人离开庙宇,泥菩萨
被王富贵镀上金装
梦想的二道贩子,情怀的批发商
转过身去
摆弄自己
可笑的身份

河流下降,雾霾上升
你终于从
七八点的恒星坍缩成
大嘴巴的黑洞
吞噬万物,永恒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