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from
TAIHE MUSIC GROUP

Impossible at Night

by Kenja Time

/
  • Digital Album
    Streaming + Download

    Includes unlimited streaming via the free Bandcamp app, plus high-quality download in MP3, FLAC and more.

      $72 HKD  or more

    You own this

     

1.
The End 02:36
2.
In the Light 02:51
In the Light 作詞:空加太 作曲:空加太 這個照亮太陽的地方 這個擺滿鮮花的地方 這個插起旗幟的地方 這個地方建起高牆 讓我藏匿在沙土中 讓我沉浸在他體內 讓我無法言說 讓我融於渾濁 讓我藏匿在沙土中 在這個建起高牆的地方 讓我藏匿在沙土中 在這個建起高牆的地方 融於渾濁 融於渾濁 融於渾濁 融於渾濁
3.
Mr. Democracy 作詞:空加太 作曲:空加太 穿上了別人的圍裙 能夠更好地利用這副牙齒 注入了別人的血液 能夠贏得這場比賽 她逃出農舍 對不對 把我的盤子全都打碎 她逃出貨車 對不對 把他的仁慈全都打碎 穿上了別人的圍裙 能夠更好地利用這副牙齒 注入了別人的血液 能夠贏得這場比賽 她逃出農舍 對不對 把我的盤子全都打碎 她逃出貨車 對不對 把他的仁慈全都打碎
4.
Sealed Container 作詞:空加太 作曲:空加太 這個集體不需要他人的加入 加入他們不需要計謀 在防盜門的保護之下 他們可以 他們可以失控 在防盜門的保護之下 他們不會丟東西 只會腐爛 在防盜門的保護之下 他們可以 他們可以失控
5.
Inversion 02:29
Inversion 作詞:空加太 作曲:空加太 做一個好人 到群體中 做一個聰明人 到群體中 做一個下人 到群體中 做一個無恥的靈魂 在幸福中墜落 到群體中 無知本來是懦弱 到群體中 周而復始首尾相連 到群體中 帶著屠刀到他們中間 到群體中間 到他們中間 到群體中間 到他們中間 到群體中間 到他們中間 到群體中間
6.
7.
Mist 04:01
Mist 作詞:空加太 作曲:空加太 你說六月的霧 六月的霧太大了 我們不能出門 不能 我們不能出門 你說六月的霧 六月的霧太大了 我們不能出門 不能 我們不能出門
8.
No More Parties 作詞:空加太 作曲:空加太 綠色的使者已經出發 監獄之外是更大的監視 白色的使者已經出發 失控的心是另一種控制 做流水線上的志願者 參加一支志願的軍隊 做被雇傭的志願者 參加一場痛苦的聚會 綠色的使者已經出發 監獄之外是更大的監視 白色的使者已經出發 失控的心是另一種控制 做流水線上的志願者 參加一支志願的軍隊 做被雇傭的志願者 參加一場痛苦的聚會 吸入煙霧 供你消費 倒出汽油 供你消費 吸入煙霧 供你消費 倒出汽油 供你消費 痛苦的聚會 供你消費 痛苦的聚會 供你消費 痛苦的聚會 供你消費
9.
Rights 03:15
Rights 作詞:空加太 作曲:空加太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趁著火焰還沒有熄滅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趁著火焰還沒有熄滅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趁著火焰還沒有熄滅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趁著火焰還沒有熄滅 製造打碎一切的機器

about

說起來,用器樂作為搖滾專輯開場曲的樂隊不算少數,一旦有了器樂的開場,那麼似乎這張專輯是在暗示,在這裡我們要用手裡的樂器來說話,所有的信息都在這些節奏,旋律,音色中,其他的文字,語言都是多餘,從現在開始,需要拋棄理性,拋棄分析,用身體來感受音符和律動就足夠了。

不過,對此,還有另外一種解讀方式,或許也可以這樣理解,樂隊要說的太多,他們還有時間慢慢來說。

他們要說的是光明城,鮮花和旗幟,是光明城給人的第一印象。而很快,他們會對你說,完全不是看起來的那樣,那個被太陽照亮的地方,其實是沙土,高牆,渾濁,以及個體在渾濁中的消融。

他們還想說過期簽證的故事,故事是關於一個身份的替代,竊取,並且出逃。不得不說,這讓我想到了某個時代,某個地方,想到了那些躲藏在農舍裡,隱身於城市中,以及不得不逃離的人。

而接下來鏡頭轉回現實,轉到當下,一個封閉的社會。人們把自己藏在防盜門的後面,在自以為安全的環境裡,他們幾乎可以為所欲為。這本來應該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但是聽起來卻充滿了諷刺的口吻,不過無論怎樣的諷刺都不能改變這樣一個事實,他們,也許不過是我們在鏡子裡的映射。

那麼我們是否要加入他們,拋棄自己曾經信仰的,拋棄自己曾經依靠的,加入到這個群體中?加入或者不加入,這並不是生與死的難題。不過帶著屠刀這一句似乎給了一點暗示,事情也許沒有從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也許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來想一想自己將要做的選擇,等待一個轉折,或者做一次休息,一次力量的積蓄。

然後我們看到的是六月的霧。六月的霧也許並沒有特別的指向,而只是字面意義上的六月和霧。六月並不是個有霧的季節,不過誰說的準呢?少見的事物,一旦出現,一定對人類有著巨大的心理影響。就像六月裡的霧,將我們困在屋子裡,不能出門。而綠色和白色的使者,似乎是在邀請,或者強迫我們,再一次,加入群體,加入志願者的軍隊,成為消費社會的志願者,成為他們流水線上被雇傭的志願者。真的是自願嗎?就算是吧。作為脆弱的人類個體,我們可以輕而易舉地做到自我暗示和自我催眠。

而最後,製造一台機器,去打碎一切,這似乎才是樂隊真正想要表達的信息,所有的鋪墊,轉折,隱喻其實都是為了能夠喊出這一句話,簡單,直接,粗暴,不需要更多的掩飾,不需要更多的花招,只要直接喊出來就足夠了。

這就是個體對於群體的困惑和抗拒,這就是年輕時對於成人世界該有的警惕和懷疑,這些,就是在夜裡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credits

released September 16, 2021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ags

about

Maybe Mars Beijing, China

Recording our time. (2007 - now)

discography

contact / help

Contact Maybe Mars

Streaming and
Download help

Redeem code

Report this album or account